11.在基督里被造(不可违背神的心意)

读经:“我们原是祂的工作,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,为要叫我们行善,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。”

弗二:10

在主的光照下,我们深深觉得,神做工作是人难以理解的。神的智能、能力,人不能参透。祂从人群中,拣选一些所谓软弱的、卑贱的、一无所有的,和祂同工。我们只能说这就是神的奥秘、神的智能和神的大能。

一个人若是被神使用,不仅在今世他工作有影响力,这工作甚至能影响到宇宙永世,这是何等崇高、何等神圣的工作!有很多自以为能为神工作的人,结果却不能为神作什么。一些自以为不配神使用的人,反而被神使用了。神借着他们做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工作。这奥秘人不能理解,这是神的智能和大能。

一个人来到地上,继承了一些父母的性情,加上周围环境和社会、文化、教育、机遇的影响。使他对某项事业发生羡慕的心。以后努力奋斗,作政治家、科学家,作家、医生、教育家……如愿以偿,一个人若要做圣工,却不在上述规律之内,当然自己的羡慕、家庭的影响,对他有一定作用,最主要的还是神对他的拣选呼召。

地上有多种宗教,说明人需要神,因人太无能、太愚昧,需要找神的帮助保护。但是,宗教却不能代表神的工作,倒是常被人的幻想、无知、甚至是魔鬼所欺骗。真神所作的工作,就不是照着人的规律,凭学问、口才而作的。因为工作主权在神手里。像耶利米所说的;他是窑匠,我们是泥土。祂可以拿一块泥作成贵重的器皿,也可以拿一块泥作成卑贱的器皿。祂看怎样好,就怎样作。保罗说:“我们原是神的工作,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,为要叫我们行善,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。”目的为要成就祂的美意。这是神使用人的意旨和规律。

神使用人也是有道理、有规律的。神先把祂的心意摆在人面前,谁对神心意产生渴慕、追求,他不知不觉地就被神使用。若不照着神心意去追求,却照自己想象的努力、工作、也可能会得到一点成绩,可是却看不到生命的果效。所以羡慕圣工的人,必需照着神给我们显明的旨意去追求,愿意向着标竿直跑,满足神的要求。一切为神、毫不为己。

我们愿意达到神的要求,行出来却没有力量,神太高,我们太低;神太伟大,我们太渺小;神的智能测不透,我们太愚昧。有了这一点亮光,人不能不俯伏在神的面前。从表面看能力是没有了,但里面爱神的心愿更强烈了。“主啊!婀给我这么大的恩典,我却不能报答婀,不能为婀作一点事,真是亏欠!”这时不知不觉里面生出一种愿意照着神的心意去行的力量。我不能不忠心于神的托负,再苦再难也要去做,为要报答神的恩典。就这个报恩的心在神面前蒙悦纳了,被使用了。这是我看了很多属灵传记所得的亮光,神就是这样使用祂所呼召的人。

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,祂不找英雄豪杰、有学问的人、膂力充沛的人;要找一个向祂心存诚实的人。可见向神心存诚实的人何等少!难得有一个能够合乎神的心意;但是稍微被神用一下,他又会把神的恩赐、祝福,用来成全他自己的愿望野心。神只有把这人放下重新再去找,直到如今。诚实就是心口一致,我们是否愿意把自己完全的献给神,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主?

“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,你们就必得着能力,并要在耶路撒冷、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,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。”(徒一8)作见证就是为神作工。祂的心愿旨意人若不清楚就不能为神作什么工。这里所说的见证是指为神作见证人。或者说,神为自己设一个像,这像就是基督耶稣。(来一:3)神借着耶稣基督作祂的见证。神更愿意人人都相信耶稣,住在耶稣里面,有耶稣同样的生命、有同样的形像,一同见证神自己。神把能力降在信的人身上,是要作这样的见证工作。可惜!有些人把神的心意搞错了。能力一来,就要为自己干一番事业,借着讲道、医病、赶鬼显一显身手,叫人看见我了不起!却是把耶稣基督荣耀的形像挡住了,这是很恶劣的!神就把他拿掉。所以,事奉神,必须时时、处处高举神的像──基督耶稣。

事奉神的心态,必需恐惧战兢地等候神发命令。命令不来,就等候在神面前。这才是神所要事奉祂正确的态度。否则神就不会使用,更不愿意使用。因此,我们到神面前来,学习事奉神的时候,先不要把自己的思想、愿望当工作。那是不对的。

我们实在小得不能再小了。宇航员艾德宁从太空中看地球,地球好象是乒乓球,是一个蓝色发光体在空中飘浮。他一看见就醒悟了,说:“世界算什么,是那样的渺小。”他本认为他在地球上是最伟大的人,能飞出地球之外,全世界的人都注视着他,多光荣!多幸运!能乘宇宙飞船从地球飞到月球上,这是有史以来没有的。当他看到小台球般的地球时,忽然醒悟了。地球上住着近六十亿人口,而他仅是其中之一,只不过是地球上一粒微尘而已,太虚空了!在这渺小的世上忙忙碌碌有什么价值!因此,他返回地球一出宇宙舱,便宣布“我要放下我的科学事业,挽回我失去的光阴,我要奉献给耶稣基督,作一个传福音、救灵魂的使者。”他认识神用他救一个灵魂不死,能进入神的国度,这是最有价值的工作。他二十三岁投身科研,五十三岁从月球回来奉献给神。三十年的光阴,费了多少精力、物力,只不过去极有限的太空飞了一圈,有什么价值呢?虚空的虚空。

任何人都可以奋斗、拼搏。最后得到的只是虚空。不认识这点,就不能服在神的手下;也不能作讨神喜悦的贵重器皿。他的生命没有一点价值。十多年来,没有听说宇航员艾德宁在哪里领奋兴大会,也没有听说他领多少人归主。或是他在某礼拜堂作牧师,或是在北欧的某地方默默无闻地为主传福音,也许效果不大,但他仍旧在做。他懂得什么是人生价值,什么叫事奉神。为神工作不是我要做,也不是神需要我做,而是我需要服在神的手下,自己就是神手中的工作。神看我在这里合适,作一些卑微的工作,我就老老实实地守住这岗位。哪怕作一个小螺丝钉,能把本份尽到了,在神的大工程里我不算是废料,这就够了。

我们明白:“神能选中我,抬举我,不是因为我能作什么,只不过叫我作祂手上的一件器皿,祂手上有各种各样的器皿,用这些器皿供应地上人所需要的生命粮、活水,有这认识就不会对工作分大小、难易、贵贱就不会灰心,安心让神使用。这样,在我们身上才有神的见证显出来,这叫事奉神。

听命胜于献祭

我在青年时事奉神,雄心很大,到处找门路想出国读神学,拿神学博士学位。人家也愿意帮忙,等到一切手续都办好了。

神说:“你要事奉我吗?”我说:“不事奉婀我就不发这个热心!”神说:“你事奉我,听不听我的话?”我说:“当然听婀的话。”神说:“既然听我的话,你把这出国留学的前途放弃,不要去!”我大为惊讶,就问主说:为什么呢?主对我说:“我是为你钉十字架的主;是舍命流血救你、给你生命的主;也是呼召你的主!”我说:“那婀为何不叫我出去呢?我费了好大劲把出国的门打开了,只要再走一步,一生就不浪费光阴了,我会作一个很好的传道人。”神说:“那不叫事奉我。听命胜于献祭,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。”这话一来,我不敢再和神辩论了。在关键时刻,这话发光了!在我人生道路的关键时刻,神的话来了!我要听命,但一听命,我就没有前途了。那时全国刚解放,国家不要神,没有信仰自由。于是我就和神交战,我说:“主啊!我不是去当官、发财、求学问,是为了婀的事业,终身奉献给婀。我不受栽培,拿不到学位,怎么作好传道人呢?在农村作个默默无闻的传道人,恐怕也不可能。若可能,我的人生也卑微得很!能救几个人呢?”神不加解释,一直在说:“听命胜于献祭。”祂说一声,我里面震动一下。最后,伤心的说:“主啊!婀不用我吗?”主说:“我想用你,我所用的是一个听命的人,不是用一个大传道人。”我说:“既然婀这样吩咐,我也许是婀手中最微小的器皿,既然我不配被婀使用,我可以改行,种地还有点力气。”不过最后神加我力量,祂的大爱征服我,只好顺服神,毅然决然地把出国读神学的前途放弃了。

放弃出国机会之后,圣灵在我里面动工,充满了我。可是摆在我面前的是渺茫一片,三餐不继,连住的地方也没有。当我里面、外面什么都没有的时候,神的话就来了!主说:“为我到浦东去!在郊区为我传福音!”我只好顺服主的旨意去了。那里福音非常难传,我挨家挨户地传,见人就传,福音单张发了很多,可是没有一个人相信。坚持了四个半月之后,一位老姊妹带了点饭菜来看我。吃饭时她说:“听说你已来了四个半月,有几个人信耶稣了?”“一个也没有。”“若今天主把你灵魂接走了,你怎么向主交帐呢?”“若主把我接去,我能向主交帐。并且对主说:给我冠冕吧!”老姊妹一听笑了:“你面皮好厚啊!传四个半月,没领一个人信主,还向主要冠冕;你好意思吗?”“老姊妹!怎么不好意思?主叫我来传福音,主并没有说一定要领几个人信主。若我不传,我失职了。我传了,人家不相信,这能怨我?”她说:“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道理。”我心里明白,我的金杯、我的梦想,主把我打破了。是主叫我来这里传福音,哪怕传一辈子没有一个人相信,我的本分尽到了,我能向主交帐。但是又一想,主只是叫我来传几个月福音吗?不是的。因我这块料还没有被主加工好,没有被主的十字架摸着,以至于还不知道什么是救恩,怎么能被主用?主是怎么成全救恩的?我并不理解。心里虽然很火热,悟性上毫不懂得,在灵里更没有感觉。

四个月、八个月、一年过去了。渐渐里面清楚了,我没有灰心。更没有埋怨,我就这样等候下去。“主叫我作什么,就作什么,不问成绩如何。照神的引导,圣灵的感动而作,没有成绩是主的事情。”神看这一课我学好了。快两年的春节时,主的感动来了。主说:“今年春节,初一、初二、初三,举行三天布道大会。”我没有一点条件可以开布道会,我的房子里只有四把小椅子、一张木板钉起来的桌子,这是我所有的家俱。那时候,我的父亲,我的妻子也来了。我和妻子睡在稻草上,一位弟兄给我一张帆布床让父亲睡。就这个条件能开布道大会吗?请谁来听道?南方的地潮湿得很!连坐的地方也没有。房子在河边,涨潮水漫到屋里。我对爸爸说:“主这样感动我,你看怎么样?”爸爸和主的交通非常好,他默默地祷告后说:“是主的意思,你照主的意思做吧!”可是到了除夕那一天,我信不下去了。我在屋里装电灯,心里疑惑:“我是作什么呢?明天是初一,开布道大会,家里这么穷,屋里这么脏,还潮湿,连坐的地方也没有,谁肯来听道?恐怕我是感情冲动了吧!”心里一疑惑,神就管教我,当即就触了电:“主啊!保守我!”我大喊一声,倒在地上,正在江边洗衣服的妻子听到声音马上跑回来,一看我倒在地上,就急忙过来要拉我。我的灵魂本来飘在房子上空,正在这时灵魂从房顶冲下来,回到我的身体里,真是奇妙!电线还在我左手中,我的右手抬起来从左手中把电线拉开,又对妻子说:“不要碰我,我中电了!拿木棍把线挑开。”她照我的话把电线挑开,扶我起来,吐了很多黄水,正呕吐的时候,爸爸进来了,看到我便说:“孩子!你信心软弱了!起来认罪吧!”我们三人一同跪下,我认罪:承认我的信心软弱了。爸爸替我祷告;要相信神的作为,信而顺服必要蒙恩典。祷告之后,姊妹舀点水叫我漱口,我的喉咙里像是肉烧焦的味道一样。

第二天一早,我顺服主开始布道。没有人我就唱歌:“来信耶稣,来信耶稣!现在来信耶稣……。”一群小孩子跑来了,我就给孩子们讲耶稣的故事。圣灵作工,一讲便把他们吸住了,十来个小孩不走了。吃晌午饭时,他们还要听,都不回家。各个小孩子的父母亲说:“去那个信洋教的家里把孩子领回来。大年初一信什么洋教!”孩子的妈妈去叫孩子。小孩子们说:“妈妈!妳也听吧!听完再走!”妈妈听了不舍得走了,过一会,孩子的爸爸气呼呼地来找。我说:“不如这样,你们先回去吃饭,吃了饭再来听。”

吃了饭,小孩子们都不去玩;又跑来了。又约了其它小朋友来,大人们也来了。有几十个人听道。就这样,一次比一次人多。第二天,一位弟兄来看我,见这么多人听道,便帮助我。在这三天聚会中,每逢讲完道,我说:“谁愿意信耶稣,就举手。真愿意相信,请留下来,我们谈谈话。把名字、地址留下来。”三天以后爸爸说:“你把本子打开,看看有几个人签名?愿意信耶稣。”真没有想到,一共有五百零五个人要信耶稣。

 

这是一九五三年春节的事。通过这次之后,我更明白了:“神啊!真正事奉婀,是照婀的安排,顺服婀的旨意。婀叫我作什么,我就作什么,婀叫我作的工作,没有白做的。虽然开始没有果效出来。”不是我们能做,谁也不能做。我体会没有任何人能做神的工作。我们的责任只是把心献给主。主说:“我什么都不缺少。”我们只要肯把自己交在主手里,主就在我们身上作祂要作的工作。

主真验中了我们,首先祂要熬炼我们。造就我们。我们的雄心、大志、喜好、脾气、生活习惯,凡是亚当里的旧造东西都要被主对付、熬练、破碎。叫我们在神面前没有任何自己的东西,真心实意的说:“主啊!婀是主人,我是奴仆;婀是窑匠,我是泥土,愿婀的旨意成就。”这时神才开始在我们身上彰显祂的荣耀。

我上中学时,读圣经读到民数记时,我对神使用摩西这个人不大赞成。摩西有什么本事?难题一来,到神面前哭去了。哭了一场,神对他说:你这样作,你那样作,他就如此这般的去作。一点没有自己的主张,没有一点自信心。神怎么用这样的人物?还把他记在圣经里!我心里不大服气,那时我还没有得着主的生命。等我蒙恩以后,有主的生命,才明白我是愚昧蠢笨的人。神定意拣选摩西,把他从水里救出来,安排到王宫里面受造就,又经过四十年旷野生活磨练他,叫他学习认识自己到他认识到自己不行,不能、拙口笨舌、胆怯、懦弱,我只不过是放羊人哪。摩西可能想:“当初我是皇子,婀不使用我。如今我在旷野四十年放羊,什么也不能作了,为何现在要用我?当神一次次向他解释,一定要他去时,摩西一点自信心都没有,说:“婀愿意打发谁,就打发谁去吧!我是不能去了。”摩西到了这个地步,,神认为对他的造就合格了,却非用他不可。摩西成了一个划时代的大仆人,把神的工作往前大大的推进了一步,带出了一个新的时代来──律法时代。把神的百姓和世界(埃及)彻底分开了。使神的百姓进入应许之地。

刚才一位小弟兄问我“预定”的问题。我说:“我也不大懂得。我知道神的预定与预知有关系。并不是神先定好不用你这个人,到时候你想追求也追求不上去;也不是神定好你是大材料,你不学习,不追求,也可以派为大用途;也不是神定好他得救,不传福音给他,也会得救。神的预定是根据神的预知。神的心意是愿意人人都得救,不愿意有一人灭亡。但神早就知道,当人被造好以后,一经过实际生活就会犯罪。在人犯罪以后就会产生两个大范围,一个是在拯救里,一个是在灭亡里。因为各人的追求不同。虽然神早已将神的事情显明在人的心里;也将神所造的万物摆在人的面前,叫人可以知道有一位真神,是无法推诿的。人可以把这位神当作神来荣耀祂、敬拜祂、琱葥l求行善,借着基督追求荣耀尊贵和那不能朽坏之福。神就以永生报应他,就得救了。若是追求恼恨,纷争,就是活在另一个范围里,一定要灭亡。一个人的追求神早就知道,神就照着这个人愿意不愿意活在基督里,而定下这个人的得救,或是灭亡。

今天我们只管凭着里面圣灵的感动,去传福音救灵魂,他只要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自己的救主就蒙了恩典,他就是神在创世以前在基督里所预定的人。人只要有一个愿意的心,圣灵就做工。神不干涉人的自由意志;圣灵的感动也绝不会越过我们的自由意志。神只把对与不对的事、当行与不当行的道,用祂的话语和圣灵的感动显明在人的心里,或说:“应当忍耐、谦卑、付代价……。”当人愿意顺服,渴慕得胜时,仰望主说:“主啊!我失败、懦弱,十字架一临到,就软弱失败,我真没有办法,真是恨自己……。”一直到恨恶自己,没有办法的时候,主就开始加给力量,人就莫明奇妙的转变过来;不能胜过的就胜过了;不能承担的就承担了。自己也感到奇怪,怎能有这样的奇迹出现呢?这是因为人的心摆正了。有了清洁的心和正直的灵,神的能力是不缺少的。

我经验到神所借着我作成的那一点工作,都不是自己能作的。我不会讲道,我不会有层次的预备一篇讲章来。即使有一点看见,一讲的时候却讲不出来,所以我不是讲道的人。但是有一点:“主啊!我愿意在婀手里,叫我为婀而活着,好借着我这个卑微的器皿能流露出婀的心意,让听见的人都能认识婀,能摸着婀,能感觉到婀,愿意和婀化合,我的心就喜乐了。”神真是奇妙,神在我身上就用这个规律来作工,一直到现在,步步都看见神的奇妙作为和同在。

一个工人没有借着家庭,同工,环境,身体被造就对付过,在教会中就使用他,这是反常现象。严格说来,这不算被神使用,那是人的想法和看见,到末了不但他所作的没有属灵的价值,甚至还会破坏了属灵的工作。一个人真被神用了,肯定会有很多的难处临到他,处处行不通,事事有拦阻,神也管教他、对付他、造就他;可能最亲近、最好的同工也用脚踢他,反对他,把他压得透不过气来,没有人谅解他,一肚子苦水没有地方诉说,只有来到神面前向主倾诉。这样的人才能在神手中有一点用处。教会历史和许多圣徒们的传记,都是证明这点。神是为了从我们身上彰显神儿子的荣耀,若我们的旧性不搓磨掉,带着罪性和撒但的痕迹,神儿子的形像就不能从我们身上显明出来。

有一天,一个干部找我谈话,他说:“你又要出门了。到哪里去?”我说:“传福音去。”他说:“你到处传道是不可以的。”我说:“你说不可以就不可以了吗?”他说:“当然我要禁止你,你不照我们的宗教政策办,你是非法的传道。”我说,“你可以禁止我。但他们到我家里来请我,有什么办法呢?我若不出去,我的小房子坐不下了。”他说:“噢!你会讲道,在哪里学的本事?”我默默祷告之后,对他说:“你问我这个问题?那我要先谢谢你们!是你们教给我的,我从你们学来的!”他说:“这不是笑话吗?我们是无神论者,你是有神论者,我们哪里会教你讲道?”我说:“确实是你们教的,不然,我还不会讲道。”他说:“你是在讽刺我们。”我说:“我不是讽刺你们,事实就是如此。我虽读过神学,还是没有学会讲道。用你们教的方法,一用就灵。”他说: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我说:“为了信仰的缘故,你们限制我,把我关起来那么多年……。”他没有等我说完,就打断我的话说:“都过去了,你还耿耿于怀吗?”我说:“我从来没有怀怨过。被你们逼迫之前,我虽然信耶稣、读神学只是头脑的知识多了一些,我对耶稣没有理性的认识。耶稣爱我、拯救我、医治我、保护我,我都模糊得很!没有经验过。可是你们把我关起来,使我受了许多折磨。在折磨中我还能找谁,还能靠谁?连找妻子、孩子、我的弟兄姊妹都见不到。你们更不会同情我,我只有祷告神。我这样依靠神,相信主的时候,果然不错!在疾病中祷告主,突然疾病好了;饥饿时祷告主,就不饿了;我伤心、难过、空虚时祷告主;主就安慰我,赐下平安喜乐,这才体会到耶稣的真实性,祂真是我的救主,像朋友一样。经过多次的经历,更清楚的认识到:这个朋友值得交,能够同情我、帮助我,所以,我的信仰坚定了。借着你们的逼迫、压制、折磨,叫我的信仰从理论变成实际经验了。因此,我被释放之后,不是出去讲道,是把我经验过的耶稣基督给我的弟兄姊妹介绍一下。他们一听,有道理;他一试,挺灵验,所以他们很愿意听我的见证,听我的经历。不是我要出去,他们非要我讲讲不可。就这样,我才出去讲道。”他说:“这样一说,我佩服你。”

主的熬炼是不会错的,神没有叫我读神学博士,却叫我在生命中,在生活中真正的去认识主。主真可信,可靠,我应当好好爱祂、听祂的话。我真正的事奉是从五十五岁以后开始的。或说在我坐监以前,已经有好多年的事奉了。后来回忆起来,那时候的事奉是胡里胡涂的事奉。光是讲道,讲了半天,有什么果效不知道。讲得满头大汗,还是没有人相信。从我坐监以后的这些年来,我不敢讲道了,我也没道可讲了。就是主差遣我出去,我只是把自己的经历讲给弟兄姊妹听听,就这一点城市的弟兄姊妹愿意听,农村的弟兄姊妹也愿意听。

前些日子,我到南方某县里去,当地有一位作医生的信了主,很热心。他看到了我,对我说:“明天中午到我家里去吃饭。”我说:“若只去吃饭我不去,你有什么事说出来。”他说:“我的爸爸生病,你去向我的妈妈、妹妹们传传福音。”于是我答应了。第二天上午我到他屋里一看,一个小房间里满满的挤了二十多人。有几位还穿著制服,戴大盖帽,是法院、公安局和税务局的。我吓了一跳,这叫我来作什么呢?给他们传福音?这不是老虎头上拍苍蝇吗?可是一祷告,心里很平安。他说:“这都是我的兄弟姐妹,我们兄弟姊妹八个,都是在县里有职位的,最小的妹子是人事科长,大哥在统战部工作的,二哥在法院工作,四弟在税务局工作,还有几个是做生意的。”在这场合下,我只有紧紧靠主。

“主啊!今天婀叫我来,这福音叫我怎么传呢?这个福音难传得很!求婀作工。”默默祷告之后,我说:“我没有道理跟你们讲,只讲我是怎么信耶稣怎样认识耶稣的。”于是我就把我的见证跟他们讲一讲。讲了大约一个半小时。那个在统战部门工作的说:“今天我才摸着基督教是怎么回事了!我真是得罪上帝了!明天我辞职,不干这一行了!”在法院的那个说:“照你这样讲,我在法院工作良心不平安。”我说:“我有一个内弟,也是在法院工作。他信耶稣之后,法官辞掉不干了。他说他判案子判不公平,现在犯罪的是作官的子弟多,还没有判,当官的亲属都来说情了。若是一定要依法公正判处,自己的法官恐怕也不能干下去了。”这位作法官的也有同样的感受,就对他哥哥讲:“你不干,我也不想干了,我做生意去。”

我万万没有想到,我只是作见证,并没有谈什么道理,他们一家都受感动了。那次我要是讲许多道理,他们可能还要辩论,不但不听,还会另有想法。那一天我只作见证,为什么主叫我只把所经验的讲给他们听,这个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这是主叫我作的。后来我想,我这样作见证,即使他们不信,这是我的经历,他们也不能否认吧!我认识耶稣,并不是迷信,不是邪教。我是把我经历的说出来,他们在真实的经历之下服下来。耶稣真是救主,是真神。我的意思是说:只有神在我们身上作工之后,我们才能为神做见证。倘若神在我们身上没有做任何工作,我们也无法替神作见证。就是作了也没有果效,因为那不是见证,是我们自己的愿望,神不印证,圣灵不同工。若只说叫神在我们身上做工作,却不想叫神剥夺我们、造就我们、破碎我们,这是不行的。自己一个小愿望不能实现,就与神闹别扭,和神争论,那能被神用吗?不可能的。只能结出假果子,结出野葡萄来。

有些工人经不起考验,经不起熬炼,当时似乎很好,像一个属灵人、过不多久,说不定会进入大异端。有一位弟兄对我说:“叔叔!在我的心中,第一是神,第二就是你了。”他把我看得这么高。我说:“弟兄!这话是从哪儿讲的。”他说:“是从心坎里讲的。”我说:“恐怕以后你会说,除了魔鬼,就是我了。”他说:“我永远不会讲这话。”八个月之后,这个弟兄走上错误的路,就在众人面前公开宣布说我是大异端,是大罪人的化身。几年后,他摸不着道路了,又来找我,向我认罪,说:“叔叔!饶恕我,我错了。”我说:“你不是说,在你心中除了神之外,就是我吗?如今怎么讲我是大异端、是大罪人的化身呢?”他头一低,说:“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。叔叔!你原谅我。”我说:“我早已原谅你了。”

在神的工作上,感情不可靠,当触及老我时,自私、弱点就暴露出来,这能被神用吗?体贴神心意的人都当认识到,出于肉体的感情,是绊主脚的,是属于魔鬼的,是需要用十字架对付。虽然我没有被神大用,但问心无愧。因我没有求名、求利、叫人拥护我。凡是神感动我说的,我就说,听不听,那是你们的问题。我不愿意听那些奉承的好话,主负我责任。一个人经过神的造就,神的话从他口中出来,很平常的话,却能摸着人里面的生命需要;能摸着人的灵魂。常常一句话就能叫人一生一世都忘不了。

前些日子我在江西,真是忙得很!早上开始聚会,到夜里十一点才散会。还没有吃完饭,汽车来了:“弟兄!上车吧!”一夜的颠簸,到了另一个地方。那里的习惯是不吃早饭的。洗洗脸,喝杯茶,上讲台吧!又忙一整天,晚上又是坐车到另一个地方去。到了最后一天,我说:“弟兄们哪!你们怜悯怜悯我吧!我受不了啦!”他们说:“地上没有怜悯,到天上怜悯你吧!”真是感谢主!主加给我力量,叫我支持下来了。回到家里,十来天疲乏得很!当时我问他们:“为何你们这样对待我?”他们说:“不是对付你,我们听了很多人讲道,看了很多书,扎不进我们的心。你一讲,一作见证,扎住我们的心了!都愿意叫你多扎几下才好!”这一切都是主在我里面做了工作,对付我、造就我的结果。我就把这个经历摆在肢体们面前。是这个经历碰着他们的灵魂深处了。你只要听、去行就蒙恩典了;只听不行还是失去恩典。你肯放下自己为主摆上,主就加倍地使用你,宝贵你;你若重看自己:“我不能这样被人对付、毁谤,怕受损失。”你要保守自己,到最后顶多你不过得着些人、工作、舆论、拥护、那都是虚空的虚空。我靠主的恩典,诚恳地说:“只要服在神手下,神不会叫你落在虚空里,也不会叫你受亏的。”

在五十年代的时候,离我的家较远的地方有一个小教会,有一次我去讲道。中午散了会,我没有在那里吃饭就走了。中途一个讨饭的人,大约有十四、五岁跟着我要钱。当时我只有一块钱,没有零钱。我想,若是我把这一块钱给了他,我就再没有钱坐车,并且我还没有吃饭,离我住的地方还有八十多里路。于是我就对他说:“这次我不给你,对不起!我没有零钱。”可是他紧跟不放。圣灵说:“你给他吧!”我说:“我只有一块钱。”圣灵说:“你还有一块钱,他一块钱也没有。”我说:“那我怎么办?”圣灵说:“你晚一点吃不要紧,你还有家,他连家也没有。”我心里一直和主辩论。二十多分钟后,我只好把一块钱给了他。我心里说:“主啊!这是我给婀的。婀看见没有?我一分钱也没有了。”圣灵说:“神会占你的便宜吗?你若破碎自己,恩典就来了!”

钱没有了,我只好步行。抄近路走了一个小时。正走过一家人门口,忽然楼上的人倒水,泼了我一身。我哎呀一声,那泼水的人往下一看,说:“原来是弟兄!对不起!快上来。”她认识我,是位老姊妹。她问我:“你吃饭没有?”我老老实实地回答:“没有。”她叫我坐下来,吩咐女儿说:“快给叔叔烧饭”,一会就摆上米饭,肉菜还有鸡蛋,饭后我要走了,她又叫女儿说:“给你叔叔叫一部三轮车来。”我就不客气了。上了车,姊妹递过来一个信封:“弟兄!这是主为你预备的。”打开信封一看,里面有两块钱。我就仰脸赞美说:“主啊!我感谢婀!只要肯舍己顺服神,神就会意外加倍赏赐我。”

神从来没有白白地熬炼我,从来没有白白的叫我吃苦。吃的苦越多,蒙的恩典越大。特别是灵性蒙恩典。只是我们不肯顺服,神就借着苦难对付我们,叫我们认识祂、认识自己;放下自己,破碎自己,为神的旨意而活着。

我常常想,我这个人没有本事、学问、恩赐,我只能作一作见证,不会讲高深的道理,但很多地方愿意叫我去。我不是在讲自己的成绩,而是说说从我的经历中看见一点亮光。见证是活出来的、经历出来的。有了实践的经历,就是坐在屋里不动,见证也出去了,生命的影响力是难以估量的。同工们!不要借着工作显扬自己、标榜自己,要在生命里追求认识神。《暗室之后》里的蔡苏娟姊妹。她是清朝大臣的女儿,后来信了耶稣。那时候传福音是非常的难,因为当时政府特别排斥外国人,又认为信耶稣是洋教。蔡苏娟信主以后,把自己奉献给主,让神使用她,到各地传福音。神也借着她作了不少工作。可是没有几年她生了病。她所得的病非常特殊:脚跟不能碰硬东西,眼睛一点不能见光,一有光线,眼睛像挖出来一样的疼痛难忍,中医、西医无法医治。中国快解放时,一位美国老姊妹,把她接到美国去,把她安排在一间黑暗的房间里,地上铺上地毯,窗户用棉被遮起来,在完全黑暗中,度过一年又一年。许多弟兄姊妹都为她迫切祷告,说:“她可不能瞎,若她一瞎,中国的福音就没有指望了。”也有人说:“宁愿我瞎了,也不能叫姊妹瞎。”可是主没有听这些祷告,因为这许多人没有祷告到神的心上,不清楚神的美意在那里。不但如此,十年、廿年……,一直躺下去,甚至有人都把她忘掉了。她躺在黑暗房子里,暗室之后之称是这样来的。有几位姊妹几十年如一日的用爱心服事她。神的熬炼越重,价值越宝贵。她八十五岁的时候,法国一位专门写爱情小说的作家,听说她在这样的光景里,还能在黑暗的房子里唱诗赞美神,满了欢喜快乐。她和神的关系密切得很。作家很稀奇!她为什么这样乐观?若把这事迹写一部小说,肯定能够畅销。因此去拜访蔡苏娟老姊妹。但她身体很弱,医生再三告诫,每次谈话不能超过半小时,这作家与她谈话之后,向外界宣布:“从此,我现在起要放下我的笔,再不写任何小说,我要把终身献给耶稣基督,作一个传福音、救灵魂的人。”当时震动了世界,一位著名的作家,只是与她交谈了二十分钟,就改变了他的人生,要作耶稣基督的门徒,真是奇迹。老姊妹只几句话就摸着他的心,使他看透了人生,知道他的人生没有价值。他所写的爱情小说,使很多青年男女犯罪,败坏了道德,自己的罪是何等的大!只有来到耶稣基督面前才能得到赦免。反之蔡苏娟遇见了耶稣基督,她的人生才有真正的价值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担任美、英、法盟军总司令,打败德国希特勒,战后连二任作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将军,二任期满他还想竞选总统。竞选之前,听别人介绍过老姊妹属灵境界很高,他想去看望老姊妹,请她代祷此事,哪晓得谈话之后,他却放弃竞选总统,从此,不再参与政事,他要赎回失去的时间,用以敬虔祷告亲近神。谁能使一位热衷于名利的人放弃总统竞选,敬虔事奉神?是神借着一位瞎眼的老太太用不到半小时的交谈,什么话语有这样的能力?不是话语,乃是生命的影响。

老姊妹在黑暗房子里度过五十多个春秋不嫌黑、不绝望,人看她比囚犯的日子还难过,她却与神深深地契合。神看她生命成熟了,就使用她说一句话两句话改变一个人,甚至扭转乾坤。她没有大学问、好口才,可是她被神造就成功,一辈子用这一次就够了!将近九十岁时,她荣归天家。

神所重用的人,都是经过多年造就的。宋尚节博士了不起,震动中国和东南亚福音工作。他从八岁开始,他有心愿要事奉神,到了三十多岁,美国化学博士文凭拿到手,神都没有用他,后来也把文凭扔到太平洋里了,又过了几年神才重用他,只用了十多年,就把他摆在病床上直到离世。有一天,一位老姊妹去看望他,见他在地上痛得打滚。老姊妹说:“宋博士!你当年的能力到哪里去了?你给很多人医病、赶鬼,现在为什么这样呢?恐怕你骄傲了,有隐藏的罪,快向主认罪吧!”他说:“老姊妹!我只有服在神手下,良心没有责备我;圣灵没有责备我;确实我没有骄傲,没有犯罪,神这样对付我,我只好顺服……。”

没有人理解他的心情,三个女儿都不理解他。为何祷告神不听呢?这是神的手,在神的旨意中,他默默地把人生走完了。为什么神这样对付他呢?我们不知道。他的工作没有归在自己的帐上。他想办一所神学院,神没有让他办成;他没有一个大布道团;他什么也没有,最后躺在病床上,四十几岁就默默无闻地走了。这是神爱他,不至于失去工作的赏赐。没有这个病(直肠癌)压着他,他也服不下来;别人也不叫他安静下来。在病床上,别人对他失望了,他自己也没有了雄心。人生道路走完,到主那里得赏赐去了。

我们千万不要想,只要一发热心,主就大大使用我们。主若真使用我们,我们担当不起,或者连路也不会走了。所以,要服在神的手下,让主在生命中造就、修理、使用我们。